专职减压员

Posted by

现在的社会工作压力极大,有幸成为了职场金领的我一直被各种各样的压力困扰着,上级的压力、同事的压力、家庭的压力。

书店里有这么多的减压书籍,说实在的那是在自己骗自己而已,精神胜利法,啊Q一样。

什么瑜伽、按摩、SPA啊,只能给身体舒服,无法抚慰心灵的创伤。

更别提去酒吧了,除了让自己第二天非常难受之外,根本就没有任何收获。

当然我不好一夜情这口。

十几年的工作业绩不凡,却始终没有办法摆脱巨大的压力,才过30的我开始出现脱发、失眠、抑郁一系列的压力综合症。

直到我找到了一种方法。

那天我在百度上搜索着减压方法,看到一个求职网站上有条求职信息,专属减压员。

我觉得有些意思就点进去看了看。

女、24岁、心理学硕士、应聘专属减压员、接下来是一大堆关于自己专业的陈述,最后还保证一定能有减压效果。

嘿嘿,一个小姑娘这么有信心的说能帮人家减压?

有意思,我看了看要求的薪水,5000每月,开价不低啊,好像是刚刚才发布的信息。

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打通了电话。

“喂,你是瑞盈吗,我看到你的应聘单了,我想聘用你做我的专职减压员”

“谢谢您,请问先生您怎么称呼呢”

“你叫我文彬吧”

“文彬先生,您是第一个打电话来找我的呢,我可以跟您见个面吗,了解一下您的情况也好为您制作一套减压的方法啊”

“行啊,待会有空吗,四点在广场对面的咖啡厅见,打这个手机找我”

“好的,一会见”

我听着这个声音有些粗,我想这不会是一个恐龙吧,一个恐龙来给你减压?

看着一个恐龙那是增加压力才对啊。

四点我坐在咖啡厅靠窗户的桌子那里,看着一个青春靓丽的女生走进了门,留着长长的马尾辫,一双大眼睛炯炯有神,弯弯的嘴边有两个漂亮的小酒窝,米黄色的长衫配上打底裤,身体的S曲线若隐若现的,乍一看有些刘亦菲的味道。

她拿着手机在拨号,然后我的手机就响了。

我向她挥挥手,她走了过来。

“文彬先生?



“是啊,你是瑞盈?



“恩,叫我阿瑞就可以了”

和一个美女聊天本身就是一种减压,我开始对这个女生产生了好感。

我开始跟她介绍我的情况说明了我为什么需要一个减压员。

阿瑞听了我的情况表示很有信心,说她一定可以帮我成功的减压,我也表示只要能减压成功每个月再过给一些都没有问题。

“阿瑞,我很纳闷了,你一个大美女干嘛来做这个啊?



“这个我的梦想,我愿意帮助别人减压然后幸福的生活”

“你的梦想真伟大,我祝你成功啊”

“谢谢您,那第一个疗程什么时候开始呢?



“就周末吧,周六我休息”

“好,您不介意的话我就到您家里给您进行治疗喽”

“你不介意的话,我更不介意了,那我回去还得收拾收拾”

“哈哈,那周六见喽”

“再见”

就这样开始了我减压的第一个疗程,我从满心希望慢慢的开始转向了失望。

跟我以前试过的所有方法一样,阿瑞的心里疏导只能是暂时的减压,每当我回到办公室、面对着那些客户、接到一大堆的电话之后压力就全部回来了,而且是报复性的反弹。

我很痛苦,晚上经常失眠经常打电话给阿瑞发泄一下情绪,她使出了浑身解数但是仍然很无奈,她似乎对我也没辙了。

就这样我折磨了阿瑞一个月的时间,这天阿瑞又来到我家。

“文彬先生,很抱歉这个月没能帮您成功减压,不然这样这个月工资我不要了”

“你也被我烦的够呛了,该给的还是要给,我尊重你付出的劳动,如果你不想干了我也不会强求,我的问题是比较严重,难为你了”

我看到阿瑞脸上有了很复杂的表情,似乎不懂该说些什么,过了一会她终于开口。

“您再给我一次机会吧,如果下个月我还不能帮您减压我一分钱不要,我把这个月的工资一起还给您”

“好吧,就再给你一次机会吧,不管疗效怎样,该给的工资我会给”

“您真是一个好人,谢谢您”

阿瑞的脸上又是一阵的难看,不懂心里在想着什么。

“怎么啦,我都愿意继续雇佣你了,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没事的”

“我。

我一直在思考是不是应该对您使用这种疗法,不过既然你这么信任我我也不能再让您失望了”

阿瑞拿出一篇打印的论文,摘自什么什么心理杂志,我看了看是一篇关于减压的论文,美国一个科学家的研究表示男性在拍打女性的臀部的时候可以有效的缓解压力,身体各项指标在拍打女性臀部之后都有显著下降,而且在一个较长的时间内都能保持平稳。

“这文章挺有意思,美国人没事干竟研究这个了,但是这可行吗,乱打女性的臀部那可是性骚扰啊”

“我既然是您的专属减压员,您。

您就试着打打。

打我的屁股吧”

阿瑞说到这里已经满脸通红,后面的话几乎听不见了。

“啊!

”我惊讶的叫了一声”

“我。

我没有别的意思啦,只是这也是一种减压的方法,您这么信任我我想怎么也该试试,不过您只能打屁股啊”

“你真要试”

“恩。



“好吧,有言在先,不要说我性骚扰啊”

“不会的,恩。

按照论文上说的,我要趴在您的腿上,您是习惯用右手呢?

还是左手?



“右手”

阿瑞示意我坐到一张没有扶手的椅子上,然后走到我的右手边,缓缓的趴在了我的腿上,她得姿势是这样的撩人,弄的我差点窒息。

我开始仔细端详着阿瑞的身材,香肩、细腰、翘起的臀部被包裹在打底裤里面呼之欲出,露出两个水蜜桃的形状,纤细匀称的大腿外形也被着薄似纱的打底裤勾勒的格外好看。

“现在请您按我的指示来做”

“恩”我有些懵了,只是应和了一声

“把左手放在我的腰上,压住我的腰,右手放在我的臀部上,轻轻的”

右手放上阿瑞臀部的那一刻,一种电击般的柔软与丝滑直袭我的全身。

我屏住呼吸静静的感受着手里这个温润的、带着温度的、带着喘息的水蜜桃一般的嫩肉。

“现在你就把我想象成你的那些烦恼和压力,你使尽全身力气来拍击我的臀部,把你所有的压力和烦恼都打跑,打到我尖叫、求饶”

我有些迟疑,这样打一个女生是不是太暴力了一点

“没事的,使劲打吧,我是在帮你治疗呢”

我抬起手“啪”轻轻的一下拍在她得屁股上,那个臀部凭着微微的震动吸收了我拍打的能量伴着一声清脆的响声并带给我手上一种难以言喻的舒服感觉,这种感觉一直从手上传到心里然后传遍全身

“就是这样,用点力,再来”

“啪”又是一下,我觉得身体有点感觉了,这种拍打似乎给我带来了一种愉悦,一种我很久都没有近亲过的愉悦

“再来,用点力”

“啪”

“恩”

伴随着阿瑞一声轻轻的嘤咛,我的第三下拍的很重,这样似乎能甩出我全身的不爽和郁闷,手上的柔软触感,腿上的微微震动,耳边的细细嘤咛刺激着我的每一根神经,让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舒服和放松。

“就是这样,继续”

“啪”“啪”“啪”

我找到了感觉,一次就拍打阿瑞的一半屁股,这半边的屁股仿佛一个人体工学设计的鼠标一样,弧度正好可以让一个手掌舒服的放上去,这种整个手掌击打臀部的感觉让我感到所有的压力都从我的手上传了出去聚集到了阿瑞的臀部,然后被我这用力一拍,打到了九霄云外。

“啪”“啪”“啪”。

清脆的拍击声继续着,我轮流的拍打着阿瑞左右两半屁股,打底裤似乎和她的屁股融为一体了,贴的那么紧。

阿瑞被我重重的拍打了这几下之后身体开始微微的扭动,估计是在消化疼痛。

“现在感觉好吧,把你所有的压力都尽情释放吧”。

“啪”“啪”“啪”。

听着阿瑞的引导我更是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拍打着她的屁股,阿瑞的嘤咛声越来越大了,她的屁股也开始慢慢受不住了,我能想象到打底裤下面的水蜜桃肯定已经熟透了。

“啊。

恩。

继续打,打到我求饶为止”

我开始渐臻佳境了,有意的抬高了右腿,让阿瑞的屁股翘的更高一点,左手死死的压住她的腰让她无法动弹,右手弹无虚发的拍打着她的屁股,每一下都是卯足了力气,每一下都是准准的落在她的屁股蛋子上,每一下都打的她的身子微微的颤动。

“啊。

痛。

痛。

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给您压力了,我一定跑的远远的”。

“叫你还敢再来,敢不敢再来?

”。

在阿瑞的引导下我也入戏了,我一边拍打着她的屁股,一变开始审问。

“不敢了。

不敢了。

啊。



“我看你还敢,我打今天打死你,打死你。



“啊。

啊。

啊。

不敢了。

真的不敢了。

您饶了我吧”

“饶了你。

没门。

没门。

折磨我这么多年了。

没门”

我越说打的越狠,感觉全身的力气都快使尽了,满身的大汗。

但我打到手酸的再也挥不动的时候,一股由心底生起的快感流遍了全身。

这是我才发现趴在我腿上的阿瑞也是满头大汗,翘着被我打疼了的屁股趴在那里扭动着。

“我是不是打疼你了”。

“恩。

不过你现在感觉好多了吗?

”。

“恩,是感觉好多了,整个心里都感觉特别爽快”。

“那我总算是成功了一次了,啊。

”。

阿瑞缓缓的站起来,摸了摸自己被暴打后的屁股,不禁尖叫起来。

“我拿点药给你擦擦吧,来”。

“不用我自己来吧”。

我想想也是,那是女生的屁股,还是让她自己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