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先锋第十四期:周惟彦“答疑壹基金”

Posted by

首页狗万manbet正文

公益先锋第十四期:周惟彦“答疑壹基金”

发表于:manbetx苹果下载|manbetx官网登陆|manbetx正规品牌·

2017-3-10·

1views·

0replies

(manbet信誉可靠)她曾是壹基金除李连杰外的实权“二当家”,作为前全球执行主席,面对风口浪尖的壹基金“贪污”质疑,她将如何回应?

她是中国大陆社会企业的探索先驱,擅用商业逻辑催动公益事业,也始终警示着逐利本性对于行业生态的颠覆。

从数家知名跨国企业的丽人高管,放弃全部股份、职务的世俗光环,到潜心修佛的公益寻路人,支撑选择的究竟是什么?

作为中国公益界壹基金范本的主要建构者,致力于模式思索,对于慈善行业,她又将做出哪些预判与建言?

[阅读全文]【回应壹基金“贪污”质疑】周惟彦:这是恶意攻击你若犯我必要反击我自己觉得你只要愿意做事情,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人会说你一些话,有人说好话有人说坏话,这个世界往往是这样,就是叫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哪怕这个事情是子虚乌有的。

但很容易传开,因为大家希望新闻刺激,有话题。

就这个事情本身来讲,要给他一个定性,他用了贪污两个字,这个定性就很清楚了,是一个很恶意的攻击的事件,不是善意的去为这个行业来提供建议。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若犯我必要反击。

壹基金应该会遵守法律规定来做一系列相应的一些措施不光是维护壹基金的声誉,也是要向这一类的这种人和这一类的势力我们要给一个我们很清楚的态度。

有很多钱在手上的时候,如果你没有这个能力处理,它就是一个定时炸弹,在两种情况之下可能这个公司会面临倒闭或者说出问题的风险,一种是没有订单,饿死了。

还有一种是订单太多你撑死了,你接不过来,最后就变成违约。

反观善款处理,其实像当年雅安地震突然涌现的捐款,无论过多或者过少,都是我们的挑战,实际上钱过多不是个好事情,让大家知道在公益圈里想要负责花掉钱是多难,想要强调这个观点,当然在这个后面你说是不是壹基金的错,我觉得我们也是很无辜的。

确实这个行业很优秀或者是很有执行力的,很能够代表这个行业水准的机构太少太少,所以导致大家的热情全部集中过来。

又讲到整个行业发展的一个问题,我相信这个都是逐步逐步会改善的,只有更多优秀组织出现的时候,民众的善意和捐款才会分流,才能有更多的去向。

【中国民情中的社会企业】周惟彦:反对分红中国有太多的投机分子我今天为什么很反对中国的社会企业分红?

连公益慈善都还没有做到专业和透明的时候,如果一上来做所谓公益慈善性质的社会企业,而还有分红功能,会有什么结果?

大量投机的人会进来,一定的。

中国现在投机分子太多了,觉得又能以公益的名义降低成本,整合很多资源,一方面还能有分红,他就会有渴望。

如果这个事情一旦有渴望,对金钱有追求的话,就可能影响做社会企业的初心。

我们整个行业都不是很成熟。

社会企业的模式,目前大家还是在摸,觉得很难说清楚,不如干脆就不用这个词。

所以我和李亚鹏这次英国回来一致观点就是,在中国不要高调谈社会企业,因为对大多数还没有搞清楚公益,还没有搞清楚企业,既无公益经验也无企业经验的人来讲,他是不可能做好的。

所以如果能解决一个社会的问题,那中间无论是纯商业的手段还是纯公益的手段,只要最终能解决社会问题,我们就去做就好了,不在公共语境中争论。

公益人普遍待遇不高做账时感觉被逼良为娼公益人待遇不高,法律上对公益基金会10%的成本控制其实不合理。

我觉得这个状态会改变,只是什么时候不知道。

很多基金会做财务做帐的时候,就感觉被逼良为娼,民政局有些人也会说这个确实不合理,他甚至建议你这样或那样技术操作。

在中国要改变这一个政策,需要很长时间,怎么办呢?

只能是你尽可能找这个平衡,你的机构如果不能给你那么多工资收入,你可以想想其它方式,找点时间去做一些培训讲座等,反正提高一点收入是必要的,但确实听起来很凄凉。

行业内很多理事会是不理事的,只是挂个名。

里面应该增加一些对公益有了解的人,加上媒体也可以,这样一些人形成一个执行理事会才能发挥作用,因为你不能指望一个这么年轻没有经验没有做过公募的团队,能够为整个这么一个大的架构来制定战略,不太可能。

你是要斩断跟过去的那些东西,或者斩断你不好的那些东西,或者是斩断那些你曾经很执着的东西,这个是需要勇气的,不是所有人都能这么决然的。

包括当时壹基金我退出,实际上当时觉得就是相夫教子,不想再做任何事了,所以很坚决的,甚至连理事都想辞去,我就想回去。

后来他们劝我说不能离开,这个可能就是一种个性使然,所以说性格决定命运就是在这儿,如果你的性格中没有这个因素,当这个事情出现的时候,你还是犹豫不决,优柔寡断,或者不能做出这样的处理,可能也不会有后面的结果。

凤凰公益:回望壹基金三年执行主席的经历,有没有让自己感到遗憾的地方?

周惟彦:我当时的想法是我要去帮连杰,帮他实现把壹基金变成有世界影响力的一个机构的大愿,我很清楚自己的定位,就是叫二东家,或者说叫做副手。

我就是要把这个执行要做好,什么意思,就是尽可能的在我离开之后要确保这个体系能运作,而且不违背连杰当时创办这个机构的初衷。

凤凰公益:对于公益机构来说,大量的善款在手,一定是好事吗?

周惟彦:有很多钱在手上的时候,如果你没有这个能力处理,他就是一个定时炸弹,在两种情况之下可能这个公司会面临倒闭或者说出问题的风险,一种是没有订单,饿死了,还有一种是订单太多你撑死了你接不过来,最后就变成违约。

凤凰公益:在肯定质疑声音的同时,如何能让公众的质疑更加合理?

周惟彦:第一步是要做到让基本的公益常识普及大众,最基本的公益教育要做起来,如果说基本的逻辑关系都有了,你就不可能随便的去相信一些完全无厘头的质疑。

第二步,要在圈子里面大家互相有一个监督促进的机制,在公益圈,人家经常说同行是相斥的,但公益圈我更加觉得大家可以有一种互相积极的态度去帮助对方成长,这完全也是可行的,因为在圈子里的人相对更专业一点,他提的问题在圈子内部更专业的质疑是非常有必要的,所以大众可以来通过他的基本公益常识来理解和对项目的思考,尤其是捐款人他更有这个权利来进行追问。

凤凰公益:社会企业在中国全面铺开的隐忧是什么?

周惟彦:会混淆视听。

这个里面有很强的商业操作的特点,他用商业的手段很明显,但是他的根本是要解决一个社会问题,他不是为了解决一个商业的目标,不是简单的供需关系。